分手了,把彩礼还我行吗
2010年05月04日 18:21 来源:红线牵缘网 浏览:21 评论:0
2005年4月,经人介绍张军与冯菲认识,双方都同意进一步相处。同年10月,冯菲提出要一套高档首饰,张军买了白金耳坠等价值16000元的礼品。
  新婚一月即离婚 返还彩礼获支持

  2005年4月,经人介绍张军与冯菲认识,双方都同意进一步相处。同年10月,冯菲提出要一套高档首饰,张军买了白金耳坠等价值16000元的礼品。不久,冯菲要求张军拿出彩礼5万元。2006年1月10日,张军在父母及介绍人的陪同下到冯菲家,将5万元现金和所购买的首饰、新购的黄金项链等一并交给冯菲。不久两人自愿到婚姻机关进行了结婚登记,并于2006年2月举行婚礼。同年4月,冯菲以“还需要再适应张军”为由回到了娘家。
  2008年4月,张军起诉要求判决他与冯菲的婚姻无效并退还所收高额礼金。
  庭审时,冯菲一再表示,自己并非以婚姻为名骗财,而礼金和首饰也是张军自愿赠与,不应返还。
  法院审理认定,双方分居已达两年,确认双方感情破裂准予离婚。并查明,双方未生育子女,也无共同债权债务。鉴于冯菲所购结婚物品一直由张军独自保管使用,价值减少部分可从冯菲返还首饰的价值中相互抵消。
  最终判决冯菲所购电视及其他结婚用品归冯菲所有,由张军给付冯菲一套西服款及瓜子等物品费5000元,冯菲返还张军彩礼5万元,张军所赠首饰归冯菲所有。

  考虑特殊情况 法院判返一半彩礼

  2008年5月,男青年孙健和女青年管静举行了订婚仪式,按照订婚习俗,男方付给女方35000元彩礼钱。10天后,两人登记结婚,并约定于今年4月举办婚礼。然而没有想到,婚礼还没有办,两人就因为产生矛盾闹起了离婚。由于女方不退还男方订婚时给的35000元彩礼钱,孙健将管静告上法院。孙健称登记后他与管静之间产生矛盾且难以沟通调和,感情已经破裂,因此要求法院判决两人离婚,同时要求管静退还35000元彩礼钱。
  对此,管静表示,孙健讲述的情况属实,两人的感情确实已经破裂。不过,她提出她和孙健登记后虽没有共同住房也没有固定生活在一起,但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,她在经济和精神上都已经造成了损失,因此,她认为不应该退还孙健的35000元彩礼钱,而且孙健给她的彩礼钱属于赠与行为。
  法院审理时发现,孙健和管静确实没有共同的住处,两人因性格不合,对家庭事务认识不一致,逐渐产生矛盾后不能及时沟通解决,夫妻关系逐渐恶化,因此法院同意了两人的离婚请求。
  在关于退还彩礼钱的审理中,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关于两人的共同生活。孙健认为两人虽已登记但没有在一起共同生活,而管静则认为两人登记后就是夫妻,也就是开始了共同生活,虽然没有长时间住在一起,但两人毕竟有过夫妻生活且发生过性关系,一旦离婚会对她今后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。由于孙健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他和管静之间没有发生过性关系,因此法院认定双方存在正常的夫妻生活。
  法院综合双方的情况后认为,男方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,符合法律规定的应该返还彩礼的规定,但是女方离婚后也会对其今后生活形成影响,因此,女方应该返还部分彩礼。最终判决,孙健和管静离婚,管静返还给孙健彩礼款17500元。

  旅游结婚费 不算彩礼钱

  张强与韩婷于2006年1月经媒人介绍相识,并很快建立婚约关系。同年2月,张强按农村习俗给付韩婷彩礼8800元。2007年3月,张强又按农村习俗给付韩婷彩礼11000元。之后二人开始同居并准备结婚。2008年1月,张强应韩婷要求旅游结婚,给付韩婷20000元作为旅游结婚费用,该费用由二人在杭州等地旅游中共同支出。但张、韩始终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。2008年5月,两人产生矛盾,虽经亲友百般劝解最终仍解除婚约关系。
  “既然婚结不成,那就把彩礼钱和旅游费统统还给我。”对于张强的这个要求,韩婷表示不同意。双方闹上了法庭。
  后经法院审理认为,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农村习俗给付的彩礼,如果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,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。本案原、被告建立婚约关系后,原告张强按农村习俗两次给付被告韩婷彩礼19800元,现双方已解除婚约关系,对该彩礼被告韩婷应返还给原告张强。
  原告张强给付被告韩婷的20000元旅游结婚费用,因不属按农村习俗给付的彩礼,且该费用已由原、被告二人共同支出,故原告张强要求被告韩婷返还该20000元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上的依据,不应支持。
 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韩婷返还原告张强彩礼19800元;驳回原告张强要求被告韩婷返还20000元的诉讼请求。

  退彩礼 不赔青春损失费

  小陈,今年23岁。2006年春天,小伙子在外打工时结识了同在一家工厂的17岁女孩小红。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两人陷入了热恋之中。很快,小陈便将小红带回了家。小陈的父母对小红也很满意。
  转眼到了农历新年,双方家长一合计决定按当地风俗给小两口举办订婚仪式。小陈父母特地请村书记作为介绍人,并按习俗花了8650元购买金项链、手链、戒指、皮箱、羊毛毯、羊毛衫等物品,同时另送彩礼12000元给小红家。
  殊不知,没过多久,小陈和小红就因性格不合发生了争吵,随着争吵的升级,两人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。眼看两人相处越来越困难,小陈和小红便分了手。分手后,小陈向小红提出退还彩礼的要求。小红则认为自己也为此付出青春年华,彩礼岂有退还之理?为此,两人再度发生纠纷,争执未果。小陈一纸诉状将小红推上了法庭。
  小陈诉称,与小红的恋爱关系既已解除,那么要求小红按80%的比例返还彩礼及物品。而小红辩称,与小陈恋爱期间,收受礼金中的现金和金器等是事实。收受彩礼后给过小陈见面钱、压岁钱2000余元,小陈来送彩礼时办酒招待又花了2500元。另与小陈恋爱期间两人同居并流产,所以要求小陈赔偿其青春损失和精神损失。
  法院审理后认为,原、被告在恋爱期间,原告为缔结婚姻而所送的钱物,属有条件的赠与。现双方的婚约已解除,被告理应将彩礼返还给原告。结合原、被告间发生过同居关系及被告曾流产的事实,酌情认定被告返还部分钱物。因双方是自由恋爱,故被告有关青春损失的主张,于法不符,不予支持。
  法院遂依法判决小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给小陈彩礼人民币10000元;驳回小陈的其他诉讼请求。

  法律:怪圈以外的一道挡板

  记者采访发现,彩礼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,特别是在农村,订婚约、送彩礼往往被许多农民错误地当做结婚的一道“必经程序”。在这个怪圈内,婚后一旦双方“反目成仇”,要求返还彩礼就必然提上“日程”。
  对此,丹东市振安区人民法院张殿柱法官表示,我国婚姻法中没有对“彩礼”的规定。
  关于彩礼发生纠纷应当如何处理,张法官说,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〉若干问题的解释(二)》第十条规定:“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,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,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:(一)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;(二)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;(三)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,适用前款第(二)、(三)项的规定,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。”但在司法实践中,有时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:
  解决彩礼纠纷时应遵循的原则。决定彩礼是否返还,以当事人是否缔结婚姻关系为主要判断依据。给付彩礼后未缔结婚姻关系的,原则上应返还彩礼;如果已结婚的,原则上彩礼不予返还(一些特殊情形除外);按照习俗举办了结婚仪式但没有领取结婚证书的,解除同居时彩礼原则上不予返还。
  结婚前给付彩礼的,必须以离婚为前提,才能考虑支持返还请求。如果给付彩礼之后,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,给付人要求返还给付的,不予支持,因为此时夫妻尚作为一个共同体,遵循夫妻法定财产共有制。如果当事人在离婚诉讼的同时提出该项请求,法院准许离婚的,可根据情况作出是否支持返还彩礼请求;判决不准离婚的,不能支持当事人返还彩礼的请求。
  要区别彩礼给付时当事人的主观意愿。一般来讲,彩礼的给付往往迫于当地行情及社会压力而不得不给,完全自愿给付且无任何附加条件的属于一般赠与行为,如果没有特殊规定,通常不予支持返还彩礼的请求。
  给付彩礼后办理了结婚登记,但双方并未真正在一起共同生活,对于要求返还彩礼的,应予以支持。双方登记结婚后,如果一直没有共同生活,也就没有夫妻之间相互扶助、共同生活的经历,实质意义上真正的共同生活还没有开始。
  婚前给付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。这属于彩礼返还的特殊情形。生活困难有绝对和相对之分,绝对困难是其生活*自己的力量已无法维持当地最基本的生活水平;相对困难由于给付彩礼造成了生活前后相差较悬殊,相对于原来的生活条件来说,变得困难了。司法解释的本意,是在前一种意义上,即绝对困难进行规定的。
  彩礼返还适用的诉讼时效问题。彩礼的返还适用普通的诉讼时效,即两年。诉讼时效的起算,根据民法通则规定,权利受到侵害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开始。
红线牵缘网 征婚交友相亲 红线牵缘网 征婚交友相亲 红线牵缘网 征婚交友相亲 
打印 分享
上一篇:婚纱照二次收费须明示
下一篇:印度未婚女子做处女及未孕检查 不合格者不能结婚

相关文章

本文评论

您还没有登录,请先 登录 再评论
内  容:(不涉政涉黄,否则后果自负)